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石化双雄:拟联手壳牌竞标伊拉克油田

2020-03-09 16:20:29 嘉兴市胜禾石油机械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 144

      在成功重启艾哈代布油田项目之后,中石油在伊拉克又有了新的目标——基尔库克油田。这次中石油的潜在合作伙伴不再是中国北方工业公司,而是中石化和英荷皇家壳牌集团。

  4月14日,壳牌首席执行官范德伟向记者证实,“我们确实正在和中国公司商讨(联合竞标开发伊拉克北部基尔库克油田的可能性)。竞标过程大概会在6月末或7月初进行,这是伊拉克方面确定的时间。”

  瞄准基尔库克

  对于伊拉克丰富的油气资源,石化双雄早已获得竞逐资格。

  2008年4月,伊拉克石油部公布了35家首批获准竞标开发该国油气资源的外国石油公司名单,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中化四家中国企业入围。

  伊拉克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150亿桶,约占全球总储量的10%,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为112万亿立方英尺(1立方米约合35立方英尺),位列全球天然气大国第10位。伊拉克目前原油日产量为240万桶,按计划到2013年原油日产量将增加到450万桶。

  2008年6月底,伊拉克公布了第一批对外招标的油气田名单,基尔库克油田赫然在列。

  基尔库克油田是伊拉克最早发现的油田,储量最丰富,并首先采用现代化技术设备,成为全国最大石油开采中心。石油累计探明储量超过22亿吨,目前已开采一半左右。所产原油曾有5条输油管通往地中海沿岸叙利亚巴尼亚斯港和黎巴嫩的黎波里港,现在主要沿新建油管经土耳其海港输出。

  在基尔库克油田之前,中石油已经先拔头筹,其与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合资的绿洲石油公司和伊拉克北方石油公司在2008年11月签订了艾哈代布油田开发与服务合同——这是战后伊方签署的第一份对外石油合同。

  按照合同约定,中方投资额约30亿美元,合同期限23年,并可依据实际情况延长。但与1996年的合同相比,新合同规定中方不再参与产量分成,而是变成单纯的服务收费,中石油将收取每桶6美元的服务费,以后逐步减少至每桶3美元。

  但与壳牌联手,石化双雄则可加速开发伊拉克油气资源的步伐。毕竟,壳牌在伊拉克耕耘已久。

  据范德伟介绍,壳牌曾在伊拉克展开过业务。但一度受到时局影响。目前,壳牌已经和当地一个气田公司展开合作,并有一个团队开展业务。

  对于基尔库克油田,壳牌绝不陌生。

  2005年,伊拉克石油部曾将一份有关对基尔库克油田进行综合油层研究的合同授予了英国的勘探咨询公司(ECL),而壳牌勘探股份公司已向伊拉克石油部表达了该公司对这项研究计划的支持并与伊方签署了谅解书。

  壳牌在中东地区的勘探和生产公司新业务开发部经理加文·格雷厄姆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壳牌公司参与基尔库克油田研究是该公司援助伊拉克能源工业的主要计划的一部分。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记者表示,“现在伊拉克存在很多的机会,但西方公司更有优势。中石油如果选择与老牌石油公司壳牌合作开发油气资源,胜算会大很多。”

市场换资源?

  按照伊拉克石油部长沙赫里斯塔尼早前确立的时间表,伊拉克将于2009年中期和外国公司签署第一批招标的相关服务合同。范德伟也表示,竞标过程将会在6月末或7月初揭晓。

  这意味着留给壳牌和石化双雄的谈判时间已并不太多。目前,有迹象表明三方的谈判已进入实质性阶段。

  此前,业界曾传言作为让中石油参与竞标上述伊拉克油田的交换条件,壳牌希望中石油允许其参与位于四川省一气田的产品分成合同。

  但记者从中石油并未得到确认。早先也有传言称中石油正在与美国能源公司就联合投标伊拉克石油和天然气协议一事举行谈判,但记者同样未得到来自官方的回应。

  范德伟对这一问题也并未正面回答。“我们确实在研究,但项目的具体规模和其他信息要等到竞标结果出来后再予以公布。”

  但范德伟同时表示,“我们是商人,并不反对利益交换。同合作伙伴的长期合作不仅意味着A业务和B业务的交换,而是在多项业务发展上进行合作,结成真正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希望和中国的公司建立这样一种关系。”

  2007年底,中石油和壳牌曾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

  “合作框架协议的签署只是开始,后面的研究和开发项目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虽然目前推出的项目有限,但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进展。”范德伟表示。

  另外,此前有消息指出三方虽然已进行深入谈判,但壳牌、中石油和中石化尚未确定各方在联合竞标中的权益比例。有媒体报道称,壳牌提议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气集团占15%的权益,但后者希望获得更多的权益,比例大概是20%。目前还不清楚壳牌对中石化集团权益比例的提议。

  对此,范德伟并未正面回应,仅表示一切待项目竞标结束后再予以披露。

  林伯强认为,壳牌之所以选择石化双雄,除了后两者具备一定的成本优势,也有战略上的考虑。“中国是世界未来主要的石化产品市场,而两大石油公司在中国有着雄厚的实力。帮助两大石油公司走向海外,壳牌未来有可能会获得更多在中国的业务机会。”

  事实上,形势依然存在一定变数。

  范德伟表示,“假设整个项目分成几个区块来竞标,每一个区块都会有若干竞标方组成的财团来参与。但在竞标正式开始之前,形势变化的可能性很大,现在的信息并非最终版本。”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